闪闪发亮毕宿五

爱是

今夜221B里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补档)

我真没想到这也被屏。


1.ooc警告,WHW无差,因此冒昧的加上了tag。

2.是 @botloveaoi 老师约的稿,经过bot老师允许我把它发了出来。

3.时间线在s3婚礼后夜晚,意识流。

4.标题乱取,文章不行,拉低tag人均水准非常抱歉。

5.除夕快乐。

   “But I keep sticking to you cause them four stupid letters.

  但我一直都黏着你,因为四个愚蠢的字母。”

  

  Sherlock回到贝克街的时候221B里空空荡荡,所有人都还在婚礼现场。他走的时候房东太太刚和Molly聊到厨房布置,Sherlock敢肯定她们那纯属浪费时间的交谈至少还要持续两个小时。

  至于另一位,他的同居人,他看了一眼表。现在应该在跳第二支舞了,和Mary一起。

  他当然知道“现实人”一般不在朋友的婚礼上提前离场,尤其是这还是他“最好的朋友”。Sherlock几乎都能想象到他们的房东太太回来之后会用怎样的语气复述她闺蜜的故事——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总有十几个小时他愿意付出Mycroft的一切让她闭嘴。

  好吧,现在不是“他们”的房东了。

  他其实并没有非要和“现实生活”对着干的意思。他只是不喜欢那里,就算整个婚礼现场几乎都是他帮忙布置的。Sherlock把自己的围巾挂到衣帽架上。墙上难得没有钉着各种案发现场或是尸体的照片,取而代之的是关于婚礼的一大堆琐碎决定:婚纱,日期,场地,餐巾,食品——平时他连听都不想听的那些事——然而贴在这里的纸片居然大部分是他的笔迹。天。

  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人在对即将到来的某事感到厌恶或拒绝接受的时候,反而会亲自下场推动这件事的发生。中国人称“早死早超生”。

  Sherlock不能下结论判断这是否符合当下的情况,或者纯粹只是情感蒙蔽了理智,才让他抛下网站上那么多热腾腾的案子不管,转而去和Mary讨论餐巾的折叠方式。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不喜欢那里。

  虽然他花了大量的,没有必要的时间去练习舞蹈,但今晚的舞会上他还是谁也没有邀请——也没有收到邀请。John肯定会说他该和那个伴娘跳舞。是,她确实很漂亮。但这不是一个案子,所以不需要Sherlock和她跳舞。就算John的婚礼在难度上能媲美一起世上最精致的凶案——价值七片尼古丁贴片——而且确实发生了一起凶案。

  但那毕竟是一场婚礼。

  John的婚礼。

  Sherlock关上门,躺进他们的长沙发里。自从John搬进来之后贝克街221B很少会乱成这样,他总是一边责骂躺在沙发上喊无聊的Sherlock一边任劳任怨的打扫房间。除非有什么特别有趣的案子。

  倒不是说有案子的时候John就只构思博客标题了,他尝试过在那种时候收拾客厅,但从来比不上Sherlock弄乱的速度。这个该死的天才能在所有地方超越凡人。

  John。Sherlock念叨着这个名字,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他给了自己一些尼古丁贴片。这玩意儿大部分时候有助于思考,不过偶尔也能帮他暂停一下自己的大脑,让他在思维殿堂里享受几个清闲的时辰,清点一下自己的库存,看看哪些需要删除,哪些需要分类。

  最经常被他翻阅的记忆当然是有关于John的,毕竟他俩总是在一起。不管他回忆的是案子还是221B的生活还是Mycroft那令人吃惊的多管闲事程度,都绕不开John。不管Sherlock有没有刻意地想着他,最后都会想到。他简直无处不在。而用John身材矮小所以格外灵活的借口显然是行不通的。

  这些记忆不用特别分类,直接丢进“John Waston分区”就行,一个占地面积相当大的分区。

  他们已经一起办过很多案子了。但Sherlock忽然不确定这个数目还会不会增加。

  毕竟,是啊,John已经结婚了,不再有很多时间可以匀给Sherlock和他的案子。前军医崇高的道德准则不会允许他冷落家人的——Mary,还有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孩子。

  必须承认,Sherlock很不想看到John结婚。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因为他对婚姻向来不屑一顾,但他自己知道他不愿意看到别人占去John太多的时间。然而他难道能对John说“对不起John,请你不要结婚因为我会嫉妒”?

  还不如让他吞枪自杀。

  Sherlock察觉到自己有点意识模糊,大概是尼古丁贴片的作用。时间好像过去很久了,又好像只是一瞬间。他倾向于后者,因为没有人回来。

  ……不,John已经搬出去,不会回来了。

  221B仍然一片寂静,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甚至还是微弱的。

  Mycroft问他有没有后悔假死——这问题居然是从Mycroft嘴里冒出来的简直和Moriarty死而复生一样难以置信。他记得自己回答的非常果决,这楼一跳解决了不少麻烦还保住了John,有什么可后悔的。

  最多是有点遗憾没能阻止John和Mary从约会到谈婚论嫁而已。当初Sherlock可是破坏了John的不少约会,否则这个外号“三大洲”的男人也不至于每届女友都任期那么短,他至少该早两年就结婚了。

  Sherlock想起身拉一曲小提琴。

  虽然John忍受得了他大部分的行为,而且他们第一次见面Sherlock就说过“我思考的时候会拉小提琴,你介意吗”这样的话,但显然从00:30一直到4:00的不间断演奏还是没能得到包容。

  鉴于John第二天还要一大早去诊所报道,Sherlock认为他发的火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而且他道歉得也很快。Sherlock本来打算在下个周末为他拉一支舒缓的曲子——John应该会坐在他的拿把扶手椅上,接着最后一个音符说“难以置信”来结束这支曲子——没想到来了个突如其来的案子。别说小提琴了,他们那天晚上忙得脚不沾地,压根就没回221B。第二天回程的火车上John就睡着了。

  Sherlock并不困,对他来说案件是世界上最好的兴奋剂,显然刚刚那个案子的效用还没过去——事实上即使是他最无聊的时候也很难入睡。

  因此他就坐在John对面注视着他。他肯定不是第一个坐在这个位置干这种事的人,因为火车车厢是个多么适合注视的地方。

  John的金色短发,John的黑眼圈,John皱着的眉,John阖上的蓝眼睛。

  Sherlock对自然的打光并不是很满意,他觉得被221B落地窗切割过的光线更适合John一些。咨询侦探这个职业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可以随时盯着John看而不用担心对方发觉了什么。他只需要滔滔不绝的念出John出现在他面前之前的一系列行为就能打消一切怀疑——也许根本没有过怀疑。

  John好像从来没想过为什么Sherlock明明是个生活可以自理的成年男性却总是和他待在一起,指使他做这做那,连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都不肯自己拿。Harry肯定说过,Sherlock简直是在黏着他。

  Sherlock嗤笑了一声。是啊,他当然对John图谋不轨。好听一点的说法是超乎友情。

  那又如何。

  John早晚要结婚,这不用演绎法就能知道。

  他还记得John一叠声强调的“I'm not a gay”,当然不会自找没趣,何况John已经结婚了。他亲自致的辞,致辞的时候还顺便破了个案子——还谱了支曲子当新婚礼物。在全世界都以为他不会致辞更不可能送礼的时候。

  他们概念里那种冷酷无情的推理机器可不需要可卡因或者吗啡。Sherlock又贴了一片尼古丁贴片。

  就好像所有人也真的以为他没有爱情。噢他怎么会没有爱情该死的他和工作结婚了不是吗。他们“现实人”不都主张爱情是婚姻的基石吗。

  而且他要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他那一大堆情杀案难道是靠掷骰子破的吗。

  “哦天啊…Sherlock,你是在悲伤吗?”

  Mycroft这么说的时候拄着他那柄雨伞,语气听起来简直是痛心疾首的——Mycroft向来乐于用这种语气讽刺他。

  Sherlock猜这是在他的思维宫殿里,鉴于他记得自己应该躺在沙发上。他懒得回答他的哥哥,反正就算这里不是他的思维宫殿他也不太搭理Mycroft。

  Mycroft肯定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不定从他和John第一次见面起他就知道了。虽然那时候Sherlock还没对John下任何除“同居人”之外的定义。

  但像他所说的那样,人类行为是可以预测的。何况他和Mycroft一起生活了太久。Mycroft完全可以轻易的猜出后续发展——就像Sherlock在意识到爱情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将要这样躺在沙发上的自己。

  悲伤什么?药物能帮人们摆脱一切不必要的情绪。何况要悲伤的话他从一开始就理应为自己的爱情敛骨默哀。

  他闭上眼,眼前仍然是John的脸,带着点儿笑的。他可真爱笑。

  感情只会拖累理智和判断。他想,几乎是放松的吐出一口气,好像他唇上衔着一根烟。没错。现状已经够完美了,剩下需要的只是维持它。

  他记忆殿堂里那个John还在朝他笑着,他那永不停息的头脑回放着他和John一起探案的那些经历,当然还有John的博客。

  不过Sherlock知道马上这些都会消失不见了。他的博客会描述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病人,他的家庭,他的生活,偶尔提一提已经很久没见夏洛克,偶尔来敲一敲221B绿漆的门。“John Waston分区”会隔很久才添一条新内容。

  而Sherlock,今后仍然是一个人在伦敦的街道奔走,大骂苏格兰场的蠢货,一个人乘巴士回到贝克街——就像他今天从婚礼现场离开那样。

  都是可预见,可接受的未来。哪怕他逃避了它们很久。

  他过去都是这样过来的,没理由离了John就变得生活不能自理。

  何况他现在还有一整个分区的内容可供回忆。

  即使“策划婚礼”“婚礼致辞”“新婚礼物”这些事情几乎显得他像个……“现实人”了。Sherlock甚至去劝说那位上校接受治疗!

  要是换作遇到他的同居人之前,这条消息能笑疯整个苏格兰场。“现实人”这个形容太不适合Holmes了,不管是哪一位。现在那些人能拿回他们的赌金了。

  过去多久了,舞会还没散场吗?还是他在回忆的迷雾里漏掉了Hudson太太回来的声音?他们的客厅里没有钟,或者说曾经有过,不过很快在无聊的Sherlock手下罹难。此后他们唯一的钟就放在John的床头柜上了,因为只有John需要早起上班。

  ……现在那个钟还在那里吗?John带走它了吗?

  Sherlock希望John能有意或无意的带走一点221B的东西,那样他也许能让自己相信他们还住在一起,那些东西只是被John带去诊所了而已。

  他知道一些药物能帮助他欺骗自己,但那之后Mycroft可能又会闯进221B质问他的药物滥用问题…那怎么能算滥用。

  221B委实安静得有些过分了。Sherlock简直要无法忍受。他想找到他的头骨先生,然而自从John搬进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想起过它,现在要找实在是难了点儿。

  他决定采取另一个解决方案。Sherlock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琴弓甩了甩。一手把小提琴架上肩头。他还记得自己当初想拉给John听却没有达成的是哪首曲子。

  他知道自己的结局。

  到最后他还是会招惹一身仇敌,凭着傲慢把旁人故事一字一句说尽,

  只不过镜头前只剩下他和他的长风衣,只有苏格兰场才肯听取他那最最天才的演绎推理,

  无人坐进他面前的扶手椅,无人带着诊所的消毒水气息回到221B,

  Sherlock Holmes从来一人独行,从来不曾拥有爱情,“可靠之人”断言他没有心,

  因此他便没有心。

  Sherlock Holmes知道,他这一生只会,只能,拥有一道吻痕。

  来自小提琴。*

  最后一个舒缓的长音为这支曲子收了尾。Sherlock站在落地窗前,夜晚的伦敦并没有白天那么多的噪音。

  “真的吗,John。”他几乎是喃喃地回应着。

  回应他身后本该有的一句赞美。

    FIN.

  

  *据说长期练习小提琴的人会在脖子上留下一道类似于吻痕的痕迹,被称为“琴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