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发亮毕宿五

爱是

Sabbath

 我来拉低tag人均水准了(…),有谱号亮涉及。

  我跪着为ooc道歉!!!!!我太菜了实在对不起!!!!

   众所周知,想杀死花卉有无数方式,

  烈火,短刀,气温归零,

  断茎,烟蒂,自然凋零。

  

  第一个Jack Bright博士,死于刀光凛凛。

  收容失效从来是颇受宠幸的叙事,

  推开黑色立方体,阖上昼夜铺展的一夕,

  持刀人面无表情,人群四散撤离,

  刀刃抽出,罪魁祸首踏过了尸体,

  海水终将淹没这场闹剧,

  而此前银链缠紧了手指,鲜血淌过红色宝石,  

  光亮仿佛即将得以休憩,

  但不朽的饰品越过灵魂旨意,一键拒绝死亡所有邀请。

  

  第二个Jack Bright博士,醒于某具身体,

  披戴与他无关橙衣,手握那不朽白金,

  以此为媒介,他接管那具身体所有意志,

  “我相信你是Tom Higly,为我们工作是你所受判决的一部分。”

  “别瞎扯淡了,我不可能是——”*

  Jack Bright拥有第二个称谓,

  按他所熟悉的格式,与他所研究之物同辙拼写,

  SCP-963,自此与Jack Bright彻底一体,

  理应聚众默哀,为Bright博士不朽之生命,诵读《圣经》时或许提及持刀人之名姓。

  Bright博士仍堆得起笑意,胸前跳荡着自旧肉体提纯而来的二十一克的寄存地,

  以七百二十小时为限制,决定你是你或不是你,

  决定Bright的灵魂是否获得资格,是否在你体内永久盘踞,

  唯有一点值得绝对确信,这个灵魂永远不得安息。

  

  第二个Jack Bright博士也许死于实验,证明早已证明的963不可摧毁特性,

  他反复,反复死去,实验记录堆积满地,

  仍然,永远,不得脱离,

  他与死亡并立,却绝不可能同行,

  Bright博士永远下坠,并以此方式与凤凰同调生息。

  

  第三个Jack Bright博士重新被呼之以名,

  其间无数抗议,正如第三个Jack Bright博士与第二位之间横亘绝非一两具尸体,

  由他自己亲手堆积,而他依旧不得自此离去,

  Bright博士透支睡眠,伤痕,酒精和兴奋剂,

  他在梦里在失去肢体时一遍遍死去,

  因此他以子弹终止梦境,以申请获得躯体,

  并为下一场睡梦提供新的场景。

  心理学者描述了他求死之心,Bright博士只是赞美其双手美丽,

  管它何等强烈死意,

  管它如何痛苦沉凝,

  管它怎样理智跌底,

  不朽之物永远不朽,至万物尽头。

  

  第四个Jack Bright博士意识到自己正以过去填补无尽头生命,

  已逝之日不再清晰,唯有死亡时刻被永远刻印,

  他已经忘记自己是在何时递交的实验申请,

  是何时做出这个决定,

  Bright博士记得Thomas Jack,他的弟弟,

  如今失去名姓,档案标记为590,

  曾经温和,博学,善良地信仰着自造的神明,

  也曾经痛苦,辗转,承受他人之灾病,

  Bright博士倒退并定格他三岁的智力,

  让他永远摈弃痛苦之心。

  Bright博士走进收容室,590正铺展他的画纸,

  画上有他棕发或黑发的兄长们,

  一位监督者第六席,

  一位人事主管盛名博士,

  然而谁对改善谁的境遇都无能为力。

  Jack Bright博士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来自哪个被判死刑的渣滓,

  但他一定没有绿眼棕发。

  “他不是任何人的朋友,

  他不是任何人的兄弟,

  他不是任何人的子嗣,

  他不是任何人的父亲。”

  他只是一件工具,编记为SCP-590。

  因此他的兄长,Bright博士们做出决定。

  

  Jack Bright博士曾默声祈祷,

  与魅魔一起,向着已被他们收容的上帝。

  而今这位博士快将这一切忘记,

  毕竟他曾在多少愚蠢罪犯大脑中盘踞,异常的前脑额叶或许将他自身也干预,

  963延续他,963不保护他,

  他快忘记590与TJ两个单词的距离,

  Bright博士的理智纠缠着,在最深处混乱不清,随后缄默于过量药剂。

  

  第五个Jack Bright博士同Alto Clef搞到了一起。

  不足以惊奇,氵监交只是个无关紧要陋习。

  反正Clef仍然不会为别人弹奏尤克里里,

  反正Bright注定孤苦伶仃,永不老去,

  等所有人退休或死亡或离去,Bright博士仍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嘲笑他过去的同事竟然年老无力。

  他们的忄生交总是伴随着脏话,殴打和扭曲血迹,

  有时Bright是女体,有时Bright是男体,有时他并非人形,那都没关系,他们并不介意。

    

    某些躯体有时会撞上某些时机,在散弹枪或别的枪下死去。

  后来Clef收到一封警告信,也许来自监督者第六席,

  尽管给Bright博士更换身体并不费力,但他们仍要求Clef博士停止对基金会资源的浪费行径,

  Bright博士经过时给他一个Wink,意义不明,但很俏皮。

  Clef博士——谎言之父,相机的仇敌,

  他真心地感叹于这个男人的悲剧,

  仅此而已。

  第六个Jack Bright博士似乎在大声辱骂上层叙事,

  但如众所知,那毫无意义。

  第六个Jack Bright博士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满意,

  包括963,包括他长期濒危的神经,

  Jack Bright博士拥有第三个称谓,

  由无聊之人谈及,在各站点之间流行,

  他们称他为天启四博士之一,与天启四骑士并立且对立,

  Bright博士知道,也许同样记得,

  那持刀之人同样有源自《圣经》名姓,

  同样有不相认兄弟,

  噢,是的,Bright博士刚与他下完三连棋,

  太难能可贵,他终于承认了一次平局。

  

  第七个Jack Bright在死亡的余暇里看见太阳凋零,

  Clef这个混账把他丢进太空与963相依,

  Bright博士收到过通知也看得清暗示,

  千疮百孔世界将得以重启,借编号两千的机械之力,

  星系熄灭,963将保存Bright博士无法存续之记忆,谁也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次序,

  迎接下一次死亡之前他听见自己死前说话的声音,

  开盘收拢资金,赌博标题是基金会将在多久后再也抓不住逆转世界的时机。

  那将是必然结局。

  那一盘当然无人问津,

  那一盘当然人人踊跃报名,

  Bright博士记得自己的语调高高飘起,

  背后高墙将圯未圯。

  

  第八个Jack Bright博士成为最后一份人类个体。

  

  第九个Jack Bright博士…

  第九个Jack Bright正在等待新的宇宙成型。963漂浮着或是安躺着,与千姿百态各异生物一起,也许拼接成未来灿烂晨星。

  

  众所周知,世上没有抹消花卉的方式。

  它必要再生,如同它不曾死去。

    *:出自原文档。

评论(11)

热度(11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