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发亮毕宿五

爱是

大家好这里是某诺亚号小地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请看看孩子——

如图是一些无料小吧唧还有p3的咩咩方卡!!红蓝发是私人pc默认不需要XD

去不了cp28但是代购老师说可以帮我拿无料去交换也欢迎互寄……!如果有老师愿意和我交换的话超级无敌大感谢…!

(付邮赠送也ok!!优先互换)

图源和亲友@卡尔比特币 一起约的稿,约稿老师指路wb:白给过激右推

总之互换大感谢!!请给我摩多摩多的咩咩……!(神智混乱)(手抓空气)

二次编辑:抱歉已经发完了!但是如果有妈咪愿意互换的话就因为我自留了所以还有一套!(忸怩

《关于我为什么什么鱼都敢往tag里放这件事…》

《还关于我画了两小时阴影最后发现好像不开阴影比较好看这件事…》

《总之是儿童画呃唔我好菜啊》

圣诞快乐!!

今夜221B里响起了小提琴的声音(补档)

我真没想到这也被屏。


1.ooc警告,WHW无差,因此冒昧的加上了tag。

2.是 @botloveaoi 老师约的稿,经过bot老师允许我把它发了出来。

3.时间线在s3婚礼后夜晚,意识流。

4.标题乱取,文章不行,拉低tag人均水准非常抱歉。

5.除夕快乐。

   “But I keep sticking to you cause them four stupid letters.

  但我一直都黏着你,因为四个愚蠢的字母。”

  

  Sherlock回到贝克街的时候221B里空空荡荡,所有人都还在婚礼现场。他走的时候房东太太刚和Molly聊到厨房布置,Sherlock敢肯定她们那纯属浪费时间的交谈至少还要持续两个小时。

  至于另一位,他的同居人,他看了一眼表。现在应该在跳第二支舞了,和Mary一起。

  他当然知道“现实人”一般不在朋友的婚礼上提前离场,尤其是这还是他“最好的朋友”。Sherlock几乎都能想象到他们的房东太太回来之后会用怎样的语气复述她闺蜜的故事——一天二十四小时里总有十几个小时他愿意付出Mycroft的一切让她闭嘴。

  好吧,现在不是“他们”的房东了。

  他其实并没有非要和“现实生活”对着干的意思。他只是不喜欢那里,就算整个婚礼现场几乎都是他帮忙布置的。Sherlock把自己的围巾挂到衣帽架上。墙上难得没有钉着各种案发现场或是尸体的照片,取而代之的是关于婚礼的一大堆琐碎决定:婚纱,日期,场地,餐巾,食品——平时他连听都不想听的那些事——然而贴在这里的纸片居然大部分是他的笔迹。天。

  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人在对即将到来的某事感到厌恶或拒绝接受的时候,反而会亲自下场推动这件事的发生。中国人称“早死早超生”。

  Sherlock不能下结论判断这是否符合当下的情况,或者纯粹只是情感蒙蔽了理智,才让他抛下网站上那么多热腾腾的案子不管,转而去和Mary讨论餐巾的折叠方式。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不喜欢那里。

  虽然他花了大量的,没有必要的时间去练习舞蹈,但今晚的舞会上他还是谁也没有邀请——也没有收到邀请。John肯定会说他该和那个伴娘跳舞。是,她确实很漂亮。但这不是一个案子,所以不需要Sherlock和她跳舞。就算John的婚礼在难度上能媲美一起世上最精致的凶案——价值七片尼古丁贴片——而且确实发生了一起凶案。

  但那毕竟是一场婚礼。

  John的婚礼。

  Sherlock关上门,躺进他们的长沙发里。自从John搬进来之后贝克街221B很少会乱成这样,他总是一边责骂躺在沙发上喊无聊的Sherlock一边任劳任怨的打扫房间。除非有什么特别有趣的案子。

  倒不是说有案子的时候John就只构思博客标题了,他尝试过在那种时候收拾客厅,但从来比不上Sherlock弄乱的速度。这个该死的天才能在所有地方超越凡人。

  John。Sherlock念叨着这个名字,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

  他给了自己一些尼古丁贴片。这玩意儿大部分时候有助于思考,不过偶尔也能帮他暂停一下自己的大脑,让他在思维殿堂里享受几个清闲的时辰,清点一下自己的库存,看看哪些需要删除,哪些需要分类。

  最经常被他翻阅的记忆当然是有关于John的,毕竟他俩总是在一起。不管他回忆的是案子还是221B的生活还是Mycroft那令人吃惊的多管闲事程度,都绕不开John。不管Sherlock有没有刻意地想着他,最后都会想到。他简直无处不在。而用John身材矮小所以格外灵活的借口显然是行不通的。

  这些记忆不用特别分类,直接丢进“John Waston分区”就行,一个占地面积相当大的分区。

  他们已经一起办过很多案子了。但Sherlock忽然不确定这个数目还会不会增加。

  毕竟,是啊,John已经结婚了,不再有很多时间可以匀给Sherlock和他的案子。前军医崇高的道德准则不会允许他冷落家人的——Mary,还有那个还没有名字的孩子。

  必须承认,Sherlock很不想看到John结婚。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因为他对婚姻向来不屑一顾,但他自己知道他不愿意看到别人占去John太多的时间。然而他难道能对John说“对不起John,请你不要结婚因为我会嫉妒”?

  还不如让他吞枪自杀。

  Sherlock察觉到自己有点意识模糊,大概是尼古丁贴片的作用。时间好像过去很久了,又好像只是一瞬间。他倾向于后者,因为没有人回来。

  ……不,John已经搬出去,不会回来了。

  221B仍然一片寂静,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甚至还是微弱的。

  Mycroft问他有没有后悔假死——这问题居然是从Mycroft嘴里冒出来的简直和Moriarty死而复生一样难以置信。他记得自己回答的非常果决,这楼一跳解决了不少麻烦还保住了John,有什么可后悔的。

  最多是有点遗憾没能阻止John和Mary从约会到谈婚论嫁而已。当初Sherlock可是破坏了John的不少约会,否则这个外号“三大洲”的男人也不至于每届女友都任期那么短,他至少该早两年就结婚了。

  Sherlock想起身拉一曲小提琴。

  虽然John忍受得了他大部分的行为,而且他们第一次见面Sherlock就说过“我思考的时候会拉小提琴,你介意吗”这样的话,但显然从00:30一直到4:00的不间断演奏还是没能得到包容。

  鉴于John第二天还要一大早去诊所报道,Sherlock认为他发的火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而且他道歉得也很快。Sherlock本来打算在下个周末为他拉一支舒缓的曲子——John应该会坐在他的拿把扶手椅上,接着最后一个音符说“难以置信”来结束这支曲子——没想到来了个突如其来的案子。别说小提琴了,他们那天晚上忙得脚不沾地,压根就没回221B。第二天回程的火车上John就睡着了。

  Sherlock并不困,对他来说案件是世界上最好的兴奋剂,显然刚刚那个案子的效用还没过去——事实上即使是他最无聊的时候也很难入睡。

  因此他就坐在John对面注视着他。他肯定不是第一个坐在这个位置干这种事的人,因为火车车厢是个多么适合注视的地方。

  John的金色短发,John的黑眼圈,John皱着的眉,John阖上的蓝眼睛。

  Sherlock对自然的打光并不是很满意,他觉得被221B落地窗切割过的光线更适合John一些。咨询侦探这个职业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他可以随时盯着John看而不用担心对方发觉了什么。他只需要滔滔不绝的念出John出现在他面前之前的一系列行为就能打消一切怀疑——也许根本没有过怀疑。

  John好像从来没想过为什么Sherlock明明是个生活可以自理的成年男性却总是和他待在一起,指使他做这做那,连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都不肯自己拿。Harry肯定说过,Sherlock简直是在黏着他。

  Sherlock嗤笑了一声。是啊,他当然对John图谋不轨。好听一点的说法是超乎友情。

  那又如何。

  John早晚要结婚,这不用演绎法就能知道。

  他还记得John一叠声强调的“I'm not a gay”,当然不会自找没趣,何况John已经结婚了。他亲自致的辞,致辞的时候还顺便破了个案子——还谱了支曲子当新婚礼物。在全世界都以为他不会致辞更不可能送礼的时候。

  他们概念里那种冷酷无情的推理机器可不需要可卡因或者吗啡。Sherlock又贴了一片尼古丁贴片。

  就好像所有人也真的以为他没有爱情。噢他怎么会没有爱情该死的他和工作结婚了不是吗。他们“现实人”不都主张爱情是婚姻的基石吗。

  而且他要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他那一大堆情杀案难道是靠掷骰子破的吗。

  “哦天啊…Sherlock,你是在悲伤吗?”

  Mycroft这么说的时候拄着他那柄雨伞,语气听起来简直是痛心疾首的——Mycroft向来乐于用这种语气讽刺他。

  Sherlock猜这是在他的思维宫殿里,鉴于他记得自己应该躺在沙发上。他懒得回答他的哥哥,反正就算这里不是他的思维宫殿他也不太搭理Mycroft。

  Mycroft肯定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不定从他和John第一次见面起他就知道了。虽然那时候Sherlock还没对John下任何除“同居人”之外的定义。

  但像他所说的那样,人类行为是可以预测的。何况他和Mycroft一起生活了太久。Mycroft完全可以轻易的猜出后续发展——就像Sherlock在意识到爱情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将要这样躺在沙发上的自己。

  悲伤什么?药物能帮人们摆脱一切不必要的情绪。何况要悲伤的话他从一开始就理应为自己的爱情敛骨默哀。

  他闭上眼,眼前仍然是John的脸,带着点儿笑的。他可真爱笑。

  感情只会拖累理智和判断。他想,几乎是放松的吐出一口气,好像他唇上衔着一根烟。没错。现状已经够完美了,剩下需要的只是维持它。

  他记忆殿堂里那个John还在朝他笑着,他那永不停息的头脑回放着他和John一起探案的那些经历,当然还有John的博客。

  不过Sherlock知道马上这些都会消失不见了。他的博客会描述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病人,他的家庭,他的生活,偶尔提一提已经很久没见夏洛克,偶尔来敲一敲221B绿漆的门。“John Waston分区”会隔很久才添一条新内容。

  而Sherlock,今后仍然是一个人在伦敦的街道奔走,大骂苏格兰场的蠢货,一个人乘巴士回到贝克街——就像他今天从婚礼现场离开那样。

  都是可预见,可接受的未来。哪怕他逃避了它们很久。

  他过去都是这样过来的,没理由离了John就变得生活不能自理。

  何况他现在还有一整个分区的内容可供回忆。

  即使“策划婚礼”“婚礼致辞”“新婚礼物”这些事情几乎显得他像个……“现实人”了。Sherlock甚至去劝说那位上校接受治疗!

  要是换作遇到他的同居人之前,这条消息能笑疯整个苏格兰场。“现实人”这个形容太不适合Holmes了,不管是哪一位。现在那些人能拿回他们的赌金了。

  过去多久了,舞会还没散场吗?还是他在回忆的迷雾里漏掉了Hudson太太回来的声音?他们的客厅里没有钟,或者说曾经有过,不过很快在无聊的Sherlock手下罹难。此后他们唯一的钟就放在John的床头柜上了,因为只有John需要早起上班。

  ……现在那个钟还在那里吗?John带走它了吗?

  Sherlock希望John能有意或无意的带走一点221B的东西,那样他也许能让自己相信他们还住在一起,那些东西只是被John带去诊所了而已。

  他知道一些药物能帮助他欺骗自己,但那之后Mycroft可能又会闯进221B质问他的药物滥用问题…那怎么能算滥用。

  221B委实安静得有些过分了。Sherlock简直要无法忍受。他想找到他的头骨先生,然而自从John搬进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想起过它,现在要找实在是难了点儿。

  他决定采取另一个解决方案。Sherlock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琴弓甩了甩。一手把小提琴架上肩头。他还记得自己当初想拉给John听却没有达成的是哪首曲子。

  他知道自己的结局。

  到最后他还是会招惹一身仇敌,凭着傲慢把旁人故事一字一句说尽,

  只不过镜头前只剩下他和他的长风衣,只有苏格兰场才肯听取他那最最天才的演绎推理,

  无人坐进他面前的扶手椅,无人带着诊所的消毒水气息回到221B,

  Sherlock Holmes从来一人独行,从来不曾拥有爱情,“可靠之人”断言他没有心,

  因此他便没有心。

  Sherlock Holmes知道,他这一生只会,只能,拥有一道吻痕。

  来自小提琴。*

  最后一个舒缓的长音为这支曲子收了尾。Sherlock站在落地窗前,夜晚的伦敦并没有白天那么多的噪音。

  “真的吗,John。”他几乎是喃喃地回应着。

  回应他身后本该有的一句赞美。

    FIN.

  

  *据说长期练习小提琴的人会在脖子上留下一道类似于吻痕的痕迹,被称为“琴吻”。

ME文梗:他到底动心了没(?)

@Indifferent bot老师点的me,题目是“以‘他不爱他,从始至终’和‘或许那一瞬间,他动心了’为结尾写一篇be”。

实际成品就是个ooc无意义鬼扯短打…)丢人现眼。




    他不爱他,从始至终。


  不过Eduardo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Mark当然不可能爱他,就算全哈佛,全世界都觉得他们是一对儿。

  “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论坛上提到他们的人们这么说。

  根据爱情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原则,Eduardo应该是错的。他们应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双向暗恋,应该要在故事结尾苦尽甘来然后相拥而泣,在同一栋房子里共度余生并且抚养两个小孩。

  但是,多么可惜,所有确实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那是个不可能发生的故事。后来Kristen半开玩笑的提过这件事,说他对Mark的关怀简直像是他母亲。Eduardo心想Mark的妈妈似乎也没有柯克兰门禁卡,Erica也没有。

  Mark当然不会爱Eduardo,或者说他到底会不会爱人都是个问题,我是说真正的爱情。天才可能都这样,毕竟要找一个值得他们爱的人实在是太难了,而Mark又不属于天才里平易近人的那一类,至少他看起来不。

Eduardo时常庆幸Mark没有出生在别的年代,不然世界上不仅少了一个Facebook还可能会多出一些惨案——旧社会的上层人士里再微薄的耐心和善心都是珍稀品,而显然Mark也不擅长投胎到富贵家庭。

  所幸Eduardo也并不爱他。友谊和爱情中间有道坚决的分割线,他们谁也没有靠近过,而且他很确定Mark不会是个体贴的恋人。就算他们真的开始交往,除了他们说不定就在什么时候抱成一团滚上床把床单搞得乱七八糟之外什么都不会改变。

那样的话他可能不会在冬天的凌晨两点因为一条博客横穿了大半个哈佛校区去安慰自己刚失恋的朋友,但肯定还是会对Mark说“I’m here for you.”


    在他们之间隔着官司的时候想到这些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法庭上的针锋相对实在太累人了,何况Eduardo在证人和原告之间反复转换着角色。

他面对Winklevoss兄弟说着那些对Mark有利的证词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还和Mark站在同一条线上,觉得只要Mark对他说一声“抱歉”他就还可以继续像过去那样全心全意的相信Mark。可是当律师开始询问他那份合同和那0.03%的股份的时候,他心里的愤怒又会“腾”的一下烧起来,以燎原的气势点燃所有回忆,明明白白的说一切已经结束了。

Mark转过他的椅子说“It is raining”的时候语气缥缈,眼神也那么缥缈,好像找不到家的孩子茫然四顾,又好像隔着雨幕他真能看见已经离开的Wardo。他总是尽力在Eduardo面前撑出游刃有余的样子,还有余力做一些无意义的嘲讽。

但是Eduardo还是知道Mark在后悔,未必是真的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也未必想要道歉,甚至重来一次Mark说不定还是会这么做——但他确实后悔了。

大概确实是报复心理,总之Eduardo很高兴不止自己一个人在承担难过。不要和好朋友做生意的训诫果然是靠着一个个血淋淋的例子才流传至今的。

他没听完整场诉讼,足够优秀的律师会为他解决后续的事。他走到外面,手臂上挂着熨烫平整的西装外套。Eduardo知道自己看起来就像父亲过去期望的那样年轻且锐利,从上到下散发出精英的气息。不过他的父亲不会再认可他了。

伞面在Eduardo头上撑开。他想起了那个加勒比之夜,他跳着滑稽的舞向Mark走去,然后在零下二十的气温里听自己最好的朋友勾描一个帝国的蓝图。他冻得瑟瑟发抖,口鼻喷出的雾气遮挡着视线,以至于他现在才惊觉那个时候Mark的眼睛到底有多闪闪发亮。

Mark拒绝了那些过去,可是Eduardo还对它们抱着怀念。

派对,啤酒,玻璃窗,诗歌鉴赏课,柯克兰。

这多可笑,他在一切走到终末无法挽回的时候忽然意识到Facebook对于Mark有多重要,忽然意识到这里同样也有属于自己的过错。他走在林立的玻璃钢筋里,路过数不清的西装,却觉得自己像是走在哈佛的校园里,或许正站在那个飘雪的夜里。Eduardo从来不知道有些情绪会有很长很长的延迟,从输入到输出似乎隔了太多太长没有意义的代码。那些代码里写着文学和诗歌,写着象棋和梦想,写着年轻人的壮志宏图,写着破裂的友谊和来不及抽芽的爱情。时光的河流汹涌不定,他一脚迈进过去,手里却攥着未来。


  或许在那一瞬间,他心动了。

Sabbath

 我来拉低tag人均水准了(…),有谱号亮涉及。

  我跪着为ooc道歉!!!!!我太菜了实在对不起!!!!

   众所周知,想杀死花卉有无数方式,

  烈火,短刀,气温归零,

  断茎,烟蒂,自然凋零。

  

  第一个Jack Bright博士,死于刀光凛凛。

  收容失效从来是颇受宠幸的叙事,

  推开黑色立方体,阖上昼夜铺展的一夕,

  持刀人面无表情,人群四散撤离,

  刀刃抽出,罪魁祸首踏过了尸体,

  海水终将淹没这场闹剧,

  而此前银链缠紧了手指,鲜血淌过红色宝石,  

  光亮仿佛即将得以休憩,

  但不朽的饰品越过灵魂旨意,一键拒绝死亡所有邀请。

  

  第二个Jack Bright博士,醒于某具身体,

  披戴与他无关橙衣,手握那不朽白金,

  以此为媒介,他接管那具身体所有意志,

  “我相信你是Tom Higly,为我们工作是你所受判决的一部分。”

  “别瞎扯淡了,我不可能是——”*

  Jack Bright拥有第二个称谓,

  按他所熟悉的格式,与他所研究之物同辙拼写,

  SCP-963,自此与Jack Bright彻底一体,

  理应聚众默哀,为Bright博士不朽之生命,诵读《圣经》时或许提及持刀人之名姓。

  Bright博士仍堆得起笑意,胸前跳荡着自旧肉体提纯而来的二十一克的寄存地,

  以七百二十小时为限制,决定你是你或不是你,

  决定Bright的灵魂是否获得资格,是否在你体内永久盘踞,

  唯有一点值得绝对确信,这个灵魂永远不得安息。

  

  第二个Jack Bright博士也许死于实验,证明早已证明的963不可摧毁特性,

  他反复,反复死去,实验记录堆积满地,

  仍然,永远,不得脱离,

  他与死亡并立,却绝不可能同行,

  Bright博士永远下坠,并以此方式与凤凰同调生息。

  

  第三个Jack Bright博士重新被呼之以名,

  其间无数抗议,正如第三个Jack Bright博士与第二位之间横亘绝非一两具尸体,

  由他自己亲手堆积,而他依旧不得自此离去,

  Bright博士透支睡眠,伤痕,酒精和兴奋剂,

  他在梦里在失去肢体时一遍遍死去,

  因此他以子弹终止梦境,以申请获得躯体,

  并为下一场睡梦提供新的场景。

  心理学者描述了他求死之心,Bright博士只是赞美其双手美丽,

  管它何等强烈死意,

  管它如何痛苦沉凝,

  管它怎样理智跌底,

  不朽之物永远不朽,至万物尽头。

  

  第四个Jack Bright博士意识到自己正以过去填补无尽头生命,

  已逝之日不再清晰,唯有死亡时刻被永远刻印,

  他已经忘记自己是在何时递交的实验申请,

  是何时做出这个决定,

  Bright博士记得Thomas Jack,他的弟弟,

  如今失去名姓,档案标记为590,

  曾经温和,博学,善良地信仰着自造的神明,

  也曾经痛苦,辗转,承受他人之灾病,

  Bright博士倒退并定格他三岁的智力,

  让他永远摈弃痛苦之心。

  Bright博士走进收容室,590正铺展他的画纸,

  画上有他棕发或黑发的兄长们,

  一位监督者第六席,

  一位人事主管盛名博士,

  然而谁对改善谁的境遇都无能为力。

  Jack Bright博士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来自哪个被判死刑的渣滓,

  但他一定没有绿眼棕发。

  “他不是任何人的朋友,

  他不是任何人的兄弟,

  他不是任何人的子嗣,

  他不是任何人的父亲。”

  他只是一件工具,编记为SCP-590。

  因此他的兄长,Bright博士们做出决定。

  

  Jack Bright博士曾默声祈祷,

  与魅魔一起,向着已被他们收容的上帝。

  而今这位博士快将这一切忘记,

  毕竟他曾在多少愚蠢罪犯大脑中盘踞,异常的前脑额叶或许将他自身也干预,

  963延续他,963不保护他,

  他快忘记590与TJ两个单词的距离,

  Bright博士的理智纠缠着,在最深处混乱不清,随后缄默于过量药剂。

  

  第五个Jack Bright博士同Alto Clef搞到了一起。

  不足以惊奇,氵监交只是个无关紧要陋习。

  反正Clef仍然不会为别人弹奏尤克里里,

  反正Bright注定孤苦伶仃,永不老去,

  等所有人退休或死亡或离去,Bright博士仍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嘲笑他过去的同事竟然年老无力。

  他们的忄生交总是伴随着脏话,殴打和扭曲血迹,

  有时Bright是女体,有时Bright是男体,有时他并非人形,那都没关系,他们并不介意。

    

    某些躯体有时会撞上某些时机,在散弹枪或别的枪下死去。

  后来Clef收到一封警告信,也许来自监督者第六席,

  尽管给Bright博士更换身体并不费力,但他们仍要求Clef博士停止对基金会资源的浪费行径,

  Bright博士经过时给他一个Wink,意义不明,但很俏皮。

  Clef博士——谎言之父,相机的仇敌,

  他真心地感叹于这个男人的悲剧,

  仅此而已。

  第六个Jack Bright博士似乎在大声辱骂上层叙事,

  但如众所知,那毫无意义。

  第六个Jack Bright博士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满意,

  包括963,包括他长期濒危的神经,

  Jack Bright博士拥有第三个称谓,

  由无聊之人谈及,在各站点之间流行,

  他们称他为天启四博士之一,与天启四骑士并立且对立,

  Bright博士知道,也许同样记得,

  那持刀之人同样有源自《圣经》名姓,

  同样有不相认兄弟,

  噢,是的,Bright博士刚与他下完三连棋,

  太难能可贵,他终于承认了一次平局。

  

  第七个Jack Bright在死亡的余暇里看见太阳凋零,

  Clef这个混账把他丢进太空与963相依,

  Bright博士收到过通知也看得清暗示,

  千疮百孔世界将得以重启,借编号两千的机械之力,

  星系熄灭,963将保存Bright博士无法存续之记忆,谁也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次序,

  迎接下一次死亡之前他听见自己死前说话的声音,

  开盘收拢资金,赌博标题是基金会将在多久后再也抓不住逆转世界的时机。

  那将是必然结局。

  那一盘当然无人问津,

  那一盘当然人人踊跃报名,

  Bright博士记得自己的语调高高飘起,

  背后高墙将圯未圯。

  

  第八个Jack Bright博士成为最后一份人类个体。

  

  第九个Jack Bright博士…

  第九个Jack Bright正在等待新的宇宙成型。963漂浮着或是安躺着,与千姿百态各异生物一起,也许拼接成未来灿烂晨星。

  

  众所周知,世上没有抹消花卉的方式。

  它必要再生,如同它不曾死去。

    *:出自原文档。

置顶2.0

“我从出生就开始单推弥安先生了!!!!”

我是80/陆珩。

是个正在转正的小号,主要用来收获快乐。画画很丑,写文很烂,因此还在努力进步中。

是oc人/coc人/ooc人,

主食:SCP/神夏/HP/原耽/COC/诡秘/稻草人团/拉轰团,

      喜欢美人和亮家全部,稻团所罗门吹,莫索里哀乱爬ho1,每天都在爬墙。

QQ:2741008498,超欢迎扩列——!请来找我玩吧!!

虽然没有人会问但还是放放的提问箱子:https://www.popiask.cn/j63ZT3